骨董旗幟

🎀✨四十二世纪少女飞行员✨🎀




😘封面fr♥m辞辞😽

仲夏夜有没有梦都跟我没个弔关系老子他妈只想干你

WARNING:Warning:warning:俗

夏日炎炎昏昏欲睡之际安迷修下体一热,一睁眼悲惨世界一片光明,雷狮把自个儿那边的台灯拉亮,晕晕乎乎播种太阳。安迷修情急之下摸索自己那边的床头柜,开关咔哒一声是上帝降临时靴尖点地。灯芯拼死跃动,安迷修半边胸膛被染成蜜糖色的,压在胸前的书和眼镜反正都不见了,不过看这架势应该在地上。

安迷修胯间好像毛茸茸的,伸手一模,真的是毛茸茸的。彼时雷狮埋头苦舔安迷修老二,见他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脸迪厅撞鬼,不忍取笑道:你像一颗被迫目睹自己同胞兄弟下油锅的蒜。安迷修敲他脑袋一下,迅速拉紧被单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雷狮伸手过去扯没扯掉,笑骂:少装蒜。安迷修听言觉得他不像在扒蒜皮,倒像在扒一根香蕉,嘟嘟囔囔空调温度太低了!不盖点东西肚子疼的!雷狮拽过安迷修俩腿儿一边儿一根儿,脑袋还挨过去,笑容多爽朗:没事儿,一会儿就热了!吐息全打安迷修老二上。安迷修还想嘴硬,不料老二先硬了,雷狮见状张口就啃,恰有气吞山河之势。安迷修倒吸一口低温空调,腰侧颤抖就差没弹出去,雷狮把他老二从头啃到尾,安迷修嘶嘶喘气不敢呼吸,肺泡热气腾腾,手指头埋进雷狮发间,偶尔勾住他耳廓。卤蛋一口吞才棒,喝酒对瓶吹才爽。

雷狮吞他吐他少说也有三百回合,正在去不去之紧要关头,雷狮噌地仰起脸来,几下退到床尾,正襟危坐之余还没忘了把刘海撩上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而彼时的安迷修还在思考雷狮几何把自己扒光的。

安迷修没来得及射,心里满是憋屈,正想发作却见雷狮临时采访:安迷修先生,请问你知道你唧唧毛里有根白的吗??啊???安迷修白眼飞天,一时间也没了性趣,从床上(半挣扎着)坐起来跟雷狮大眼瞪小眼,即使他们身上都一层薄汗,即使他们唧唧都立着,即使画面真的很像小黄鸭面对面的那个沙雕动图,都不影响他们庄严肃穆的学术探讨。

安迷修:我扒你皮哦。

你果然想害我。雷狮讲。刚刚你都快把我头皮拽下来了。

对我故意的。安迷修讲。我扯你头皮卖钱去,广告词就写:安哥贱卖狮子皮,绿杨阴里白沙堤……

雷狮:不顶事儿。即使你真的靠卖我的头皮成为世界首富,你唧唧毛里还是有一根白的。

白的怎么了??安迷修音量拔高。有一根白的又怎么样??你没有似的???

雷狮于是换了副坚定语气:我没有。

安迷修:什么,你你你居然还观察过自己的唧唧毛!你能不能干点正事!实验艺术系的都这样子吗??!?

雷狮:没有就是没有,甭管我怎么知道,我就知道,我就没有。

哦豁。安迷修冷笑道。那你肯定也知道刚刚你牙磕着我了吧。

雷狮:。

雷狮:我故意的。

雷狮:这是艺术你懂不懂,你究竟懂不懂艺术??

雷狮:而且你吐槽的点也不对!有个槽点你没跟上,sb。

安迷修愣了一愣,道:谁会买你的头皮啊!!

雷狮又乐了:太晚啦!!脑袋埋进安迷修两腿之间,这次牙齿没有磕到他。



==============

‖ ··················· ‖

‖ ··················· ‖

‖ ········ 。········· ‖

‖ ··················· ‖

‖ ··················· ‖

==============

(20xx年yy美院毕业展)

实验艺术 雷狮
《万里挑一》
200x200
金属、丝织品、蛋壳、塑料、木材、颜料、LED显示屏、珍珠
导师:导师组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