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旗幟

🎀✨四十二世纪少女飞行员✨🎀




😘封面fr♥m辞辞😽

安迷修说他再也不吃火鸡面了

安迷修宣布:我再也不吃火鸡面了。

这独立宣言每个字都显得坚定不移石烂海枯,而777宿舍一众男子高中生并没有被大无畏的骑士精神感动,纷纷对安迷修竖起了中指。

格瑞本聚精会神磨蹭一个苹果皮,被安迷修的唐突吓得手抖,削苹果皮不败记录到此断送前程,扭头带点火气:你上回不也这么说的么?

安迷修双手叉腰理直气壮,脸说不要就不要了:我上回没说“再也不”,我这回说了;我再也不吃火鸡面了。

格瑞没稀得搭理他,继续去磨蹭那半拉带皮的苹果。银爵瘫在上铺从被子里艰难的露个脑袋:上回嫌太辣,舌头长泡;这回因为什么,长痔疮了?

安迷修一气儿叹老长(“我这叫长恨歌”),左手还插着腰,右手食指往自己脸上一指,他昨晚熬夜写数学,虽然一个题都没算对,为了看清东西瞪着一双黑圈眼也显得牛逼烘烘。张口道:我,长痘痘了!!

大家闻声起立,往安迷修脸蛋子上左瞅瞅右摸摸(安:雷狮woc摸可以掐不行!!),哪里来的痘痘?彼时安迷修急了眼,比划自己鼻子边上一个笔尖大的小红疙瘩:这儿呢!

大家一哄而散,死的死吃的吃,削苹果的继续削苹果。

嘉德罗斯抱着手机躺上床:我要是你我就不跟别人说,反正看不出来。

安迷修:不是看不看得出来的问题,这件事情太严重了;作为一个再也不吃火鸡面的男性,我觉得让我的室友们见证一下火鸡面的毒害是正确的选择。

万众一心呵呵过之后,雷狮乐着贱兮兮的从身后摸出一只黑色面桶,那罪该万死的形状,俨然跟砂锅同一娘胎。安迷修右眼皮跳跳,只见雷狮刻意把那包装展示一圈,飞速扯开塑料皮泡水扣盖子。安迷修嘴角抽抽,只听得雷狮贱兮兮开口,腔调装模作样:哎吓,我这刚买的面;哎吓,早知道会长痘我就不买了;哎吓,我连吃好几天都没长过痘嘞,好想体验一下长痘的感觉喔!

雷狮一张嘴叭叭叭叭连着三个哎吓,讲到最后还要挑着右眉瞥一眼安迷修,语气里的忧愁变得也假惺惺的。安迷修一把抓过小镜子,仔仔细细照起来,鼻子边上那个小红疙瘩熠熠闪光,安迷修他们宿舍在整栋楼向阴处,夏天也嫌冷,没大有阳光直射现象,那颗小红疙瘩依然熠熠闪光。安迷修举着小镜子,变换各种姿势,从不同角度全方位观察小痘痘。怎么会这样呢!安迷修腹诽,我安迷修唐唐七尺男儿,脸上本来该有姑娘唇印的,怎么被这玩意占了先机!嘉德罗斯打排位头也不抬,讲安迷修别照啦,跟小姑娘似的。安迷修听不进去,手指头不敢动痘尖尖,只好在周遭按按戳戳,好像确实刺刺的疼。安迷修长叹一气,一回头差点撞上雷狮鼻尖,下意识往后磨一步。雷狮背后那张桌子上摆着已经拌好调料的火鸡面,橙红橙红的在黑面桶里好像也没有很醒目。

雷狮:我看看你那痘!

安迷修先躲了,想一想干嘛要躲,偏过脸去叫他瞧个仔细,手指头离小红点两寸远,指尖正冲自个儿。雷狮一乐:干嘛,想叫我亲你啊??安迷修一巴掌糊在雷狮左胳膊上。

雷狮指头落在安迷修脸上,移到安迷修那颗小红疙瘩上,忽然一皱眉,指甲往前一推,安迷修倒吸一口凉气,一巴掌糊在雷狮右胳膊上。情急之下赶忙照镜子去,发现诶,红点没了!世界太奇妙了。安迷修悄悄瞥瞥雷狮,难不成这家伙有什么超能力吗!自己不长痘还能帮别人祛痘!难不成雷狮其实是那个那个实验室研制的高科技,投放高校专门为青少年解决痘痘问题的……安迷修深受感动,眼眶里堆起层层叠叠的浪花,仿佛雷狮一直以来的违纪旷课等罪行通通可以被原谅了。

雷狮:安迷修,你早饭是不是吃的小区东头的那个泡饼?

是啊。安迷修说。

雷狮:是不是还挺辣的?

对啊,厚厚一层碎辣子,挑都挑不完。安迷修说。

雷狮说哦,接着坐回去,叉子在面里搅和两下:你那个不是痘,是辣椒皮,辣椒皮崩脸上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雷狮扭头看着安迷修。宿舍内一遍寂静,只有嘉德罗斯三杀的声音。

我再也不吃泡饼了。安迷修说。

我再也不吃火鸡面了。雷狮讲。这玩意儿杀智商。

评论(6)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