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旗幟

🎀✨四十二世纪少女飞行员✨🎀




😘封面fr♥m辞辞😽

皮蛋瘦肉粥

师父说:安迷修,晚饭你是喝苦瓜紫菜汤还是喝皮蛋瘦肉粥?
这时候的安迷修还挺小,暂时还钟情于苦瓜的清爽味道;但再怎么喜欢苦瓜,也该知道它和紫菜是绝对不相匹配的。喝了三天怪味苦瓜汤的少年安迷修在两个选项间徘徊不定,最后告诉师父:在下想喝皮蛋瘦肉粥。
师父却拧起眉头:前几天你都说喝苦瓜紫菜汤,今天怎么突然就要喝皮蛋瘦肉粥?你不是喜欢苦瓜吗?怎么突然就要吃皮蛋啦?
安迷修心说这跟喜好没关系吧。他是不敢和师父顶嘴的,看着师父眉间深深的山川沟壑,他连忙改口:那,那吃苦瓜好了!苦瓜!
没想到师父两根眉毛拧的更紧了:你为什么要改口?我只是再问你为什么不喝苦瓜而已,你为什么要改口??
安迷修慌了,完全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少年安迷修握紧了练习用的木剑,汗水绕过他还不太明显的喉结,紧张的滚进脏兮兮的衬衣里。支支吾吾道:那,那……
首先,你应当对所爱至死不渝;其次,你应当坚定自己的选择;最后,你绝不能优柔寡断。师父状似失望的摆摆手。安迷修,你晚上还是不要吃饭了。
安迷修愣在原地,张大眼睛看着师父转身走掉。他师父是非常温柔有耐心的人,虽然严厉,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对他失望或生气。安迷修收起木剑,准备先去洗漱一番,晚饭不吃就不吃,临睡前记得找师父认个错……他边走变反省,也许这就是师父的考验呢?但如果自己被师父讨厌了呢!!因为我无法对所爱至死不渝、无法坚定自己的选择,因为我左右动摇、优柔寡断。想到师父失望的眼神,安迷修鼻头一酸,咬紧下唇,暗暗下定决心,他想要改正的,想变得更好就要不断改正的。
回住处的路上,安迷修远远看见师父蹲坐在木屋门槛,一见他回来便起身进屋,端了碗粥出来。


很多年后,十九岁的安迷修回想起那一天的事,忽然觉得师父教育有方:教他忠于所爱,教他坚定立场,教他果断处事,最后还要教他仁慈。他被这样好的师父拉扯长大,他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温柔。而有一个雷狮在他跟前,刚刚吻过他。他是非常享受唇齿相依的触感的,像在秋天。他从他唇边离开的时候,安迷修就会想,我该吻上去吗?
他会动摇:我该不该吻他?
我该不该亲吻一个恶梦?
那天过后师父没有再问过他要喝苦瓜紫菜汤还是皮蛋瘦肉粥,他自己也很少去想。如今一个雷狮就轻易摧毁掉他花了那么多年和那么多教训构建起来的好,就好像师父在他跟前,眉头拧成鹅蛋,拿失望的眼光打量着问他:你亲不亲?
安迷修瞪着雷狮,后者眼神炽热还带电,汗水从安迷修明晃晃的喉结上头坠下去。在他跟前,他永远优柔寡断。

评论(16)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