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旗幟

🎀✨四十二世纪少女飞行员✨🎀




😘封面fr♥m辞辞😽

无聊弄流水

躲合照

雷狮一口嗑掉半根棒棒糖:合照你不去?
安迷修靠着墙,手机屏亮起又暗下去,划开又锁上,看个时间举动多余,一招一式尽显无聊。迎新晚会开到现在时候已然不早;夜里十一点三十二分三十二秒。秒数雷狮不太清楚,他猜的,眨眼间阿拉伯数字跳转过去。猜错了。他想。
不去。
雷狮堪堪逼近,头抵着安迷修的,安迷修抬眼看他,离得那么近,纸和笔的距离。雷狮脖子挺疼,画了一天,美术生后遗症。
你觉得……
雷狮刚刚开口,对面舞台灿灿然闪光灯此起彼伏,一区不合时宜的摇滚。
我不觉得。安迷修没有笑,他们于是接吻了。




回程路

安迷修从米黄色麻布车座上爬起来,第一件事扭头看男友,雷狮在他旁边坐的安稳,手机被玩到只剩一格电,桌面上所有图标皆被戳过不下三次;察觉到边上有动静,头一歪:醒了?
安迷修头一点:醒了。
雷狮递给他两根玉米香肠:醒了吃吧。
安迷修接过玉米肠,揉揉眼睛:到哪儿了?
雷狮下巴一扬,安迷修顺势看去窗外,几个正经八百的大字一闪而过,被安迷修走马观碑逮个正着:凹凸县第一加油站。
县境内了。
还挺快的。
安迷修挺挺腰杆准备吃东西,雷狮伸手去揉他尾骨,末了往腰侧狠狠掐一下,招来一个烦气的肘击,往他心窝子里捅。雷狮放下手机抢回半根香肠:你要么再睡一觉吧。





早晚有一天重写der(((

评论

热度(22)